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- TAG标签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热点 > 民生 > 正文

被A级通缉的校长:吃20片安眠药自杀,药过期了

来源:网络 编辑:九龙山新闻网 时间:2019-02-08

  “我在车库内吃下了20片安眠药,可能因为放的时间长了,安眠药失效了,昏睡了两天后,我又醒了过来。”在自家车库中昏睡了两天后,蒋兆岗在妻子的协助下,转移到事先准备好的公寓中。

  11月7日出版的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,刊发了西南林业大学原校长蒋兆岗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,披露了蒋兆岗的贪腐行为和“落跑”细节。
 

被A级通缉的校长:吃20片安眠药自杀,药过期了
 

 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蒋兆岗创造了一个“记录”,他是首个应监委要求,上了A级通缉令的官员。

  今年5月9日,云南省监委决定对蒋兆岗进行监察调查。得知消息后,蒋兆岗开始逃亡。

  5月11日,根据云南省监察委员会决定,云南省公安厅发布A级通缉令,对蒋兆岗进行通缉。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称:这是省级监察委员会成立以来全国首例应监委要求发出的通缉令。

  A级通缉令发出的第20天,5月30日,蒋兆岗在昆明市的藏匿点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,云南省监委对其采取留置措施。

  ━━━━━

  逃亡细节:吃下20片安眠药车库里昏睡两天

 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这场逃亡,蒋兆岗酝酿已久。

  据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报道:2017年,云南省纪委根据相关问题线索,对蒋兆岗进行组织谈话。蒋兆岗明显感觉到组织的视线正向其聚焦,生怕违纪问题暴露的他,越来越忐忑不安,开始一步步实施自认为天衣无缝的计划。

  他一方面安排情人龚某到新加坡避风头、悄悄退回受贿的部分财物;一方面隐瞒个人财产的申报,向组织推诿、隐瞒、否定相关情况和问题;另一方面,采取了找关系帮忙说情、向上级领导虚假汇报谈心的欺骗方式,企图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、蒙混过关。

  他还将手伸向了纪检监察机关,通过工作关系认识了省纪委干部黄某(另案处理),通过吃吃喝喝、帮助解决黄某请托,与黄某的关系越走越近。黄某充当起蒋兆岗的“内线”,进而为其“两肋插刀”、通风报信。

  得知自己被调查后,蒋兆岗一方面四处奔走,企图通过疏通关系为自己开脱;另一方面,他授意妻子以朋友名义,在昆明市区购买了一套公寓,准备出事时藏身用。

  5月3日,蒋兆岗在得知省纪委对他的审查还在继续时,下决心要躲藏起来。5月5日到5月7日,到安宁市躲了2天,后来得知自己暂时安全,又返回了家中。

  5月9日,正在参加学校活动的蒋兆岗,打听到省监委将对他采取留置措施后,表面上假装镇定,坚持参加完活动,回到家后,他换了衣服,并把曾经与外界联系过的一部手机烧毁,当天中午便藏匿在自家车库中。

  “我在车库内吃下了20片安眠药,可能因为放的时间长了,安眠药失效了,昏睡了两天后,我又醒了过来。”在自家车库中昏睡了两天后,蒋兆岗在妻子的协助下,转移到事先准备好的公寓中。

  公寓里只有简单的生活必需品,没有书籍、杂志,没有电视机、收音机,为了打发时间,蒋兆岗把一份家电的使用说明书读了一遍又一遍,“在煎熬中度过的20天,那是非人的生活,怕被抓到,有点动静就紧张,很绝望;感觉有一个魔鬼般的声音在时刻呼唤:了结自己的生命,摆脱目前的状态。”“我滴血的教训是:千万不要相信所谓朋友各种信誓旦旦的豪言壮语;千万不要被所谓朋友各种感谢、略表寸心的虚情假意和行为打动。”

 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中央纪委国际合作局副处长周雷接受央视采访时透露:蒋兆岗被抓获时很平静,在整个追逃追赃过程中,蒋兆岗应该也知道自己无路可逃,也知道自己会有被抓获的这一刻。

  ━━━━━

  贪腐细节:“到头来,自己反而比曹建方还腐化”

 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蒋兆岗落网以来,其与云南省委原常委、原副省长曹建方的关系备受关注。
 

被A级通缉的校长:吃20片安眠药自杀,药过期了
 

  曹建方已于2015年,因严重违纪,受到开除党籍处分,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。他于2008年1月任云南省副省长,几个月后,蒋兆岗调任云南省政府副秘书长。

  据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报道:蒋兆岗任云南省政府副秘书长时,对口服务时任副省长曹建方及其所分管、联系、服务的部门、企业、事业单位和相关工作。

  据报道:自担任云南省政府副秘书长开始,蒋兆岗一方面千方百计攀附曹建方,在曹的“关心”下,2011年被提拔为正厅级领导干部,担任省农村信用社党委书记后,甘愿成为曹建方谋取私利的工具,为其充当“马前卒”“急先锋”“利益代言人”,在工程建设承揽、干部任用、职工招录等事项上对曹建方唯命是从。

  另一方面,蒋兆岗安插亲属、亲信进入省农信社各个重要部门和岗位任职,方便其获取和输送利益,使省农信社成为了窝案频发的腐败温床。

  2010年初,蒋兆岗聚餐时认识了未婚女性龚某,两人迅速发展为情人关系。为了满足包养情人的需要,蒋兆岗四处敛财。同时,为掩人耳目,他想让龚某出境“躲风头”,跟利益输送人闫某说想在新加坡买房。

  闫某遂为其在新加坡购置价值300多万新加坡元的房产,由其情妇龚某居住;蒋兆岗先后多次为闫某在承揽工程、贷款、出售办公楼等方面提供帮助。

  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描述说,此后,蒋兆岗如一台敛财的机器,疯狂攫取财富:为某公司总经理何某提供贷款帮助,收受何某购买的价值250万元的农信社股金250万股;为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某承揽省农信社“智慧农信”项目提供帮助,收受李某财物价值共计55万余元、美元3万元;为某大学职工姚某在贷款业务等方面提供帮助,收受姚某现金30万元……

  同时,蒋兆岗还卖官鬻爵:收受下属姜某现金6.5万元、黄金500克,涂某某现金5.5万元,胡某某现金4.5万元,施某某现金4.6万元、美元5000元,唐某某所送银行卡30万元,李某某所送13万元……

  几年间,蒋兆岗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,在办理贷款、企业融资、承揽工程项目、干部提拔调整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、谋取利益,大肆收受他人贿赂,折合人民币共计2750余万元。

网友评论: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分类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九龙山新闻网 版权所有

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删贴、广告联系:QQ 1378803889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