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- TAG标签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热点 > 民生 > 正文

致命煤矸石:捡炭丧命 人倒下比枪打的还快

来源:网络 编辑:九龙山新闻网 时间:2019-01-08

  11月5日下午,阴,无风。

  昏沉几秒钟后,周青峰本能地往山坡上爬。煤矸石块撞击的痛感,让快喘不上气来的他有了点嗅觉:一股刺鼻的硫磺味。

  10多米深的坡下,5名倒下的同伴,却再没动弹。

  当天出事前半小时,周青峰他们扛着铁锹,从煤矸石坡下到沟底,打算运一具尸体。这具尸体是周青峰的姐夫刘练师,一天前来此捡炭倒地不起。周青峰以为姐夫摔死了,便找了其他村子的4名村民帮忙运尸回家。

  坡下6人,5人丧生。

  “倒地比枪打死的还快。”死里逃生的周青峰事后判断,让他们倒下的,正是这股气味,硫磺的气味。

  山西省河曲县官方通报称,刘练师以及这5人均是中毒死亡,硫磺地质,矸石堆集,阴雨天气,综合因素导致事故发生。这片矸石场属于一公里外的麻地沟煤业公司,经查,这处项目并未办理立项、环评审批手续。

  按照当地说法,这是一次“意外偶发事件”,但记者走访当地发现,这起致6人死亡的事故背后,也折射出当地煤矸石的排放之乱,很多煤矿与村子签下几处山沟,然后将煤矸石就近倾倒在山沟之中,倒满一沟后就覆一层黄土,然后换个山头继续倒。中毒事件后,有煤矿为躲避检查,停倒几天,之后恢复如常。
 

致命煤矸石:捡炭丧命 人倒下比枪打的还快
 

  11月5日,村民和家属下到煤矸石坡下,准备抬尸,随后5人倒下身亡。村民手机视频截图

  捡炭丧命

  这起事故,缘起于河曲县旧县乡杨家洼村民刘练师。

  11月4日下午,这个63岁的老汉开着三轮车出了门。他打算去后山捡些煤炭备着过冬。

  从马路边的家出发,绕过两个小山头就是一处矸石场,杨家洼村与丁家沟村的交界处,那里几乎每天都有煤矸石倒下来。一村民说,附近麻地沟煤矿上的煤车常来,翻斗一掀,煤矸石块就伴着烟尘滚进山沟里。

  煤矸石,一种成煤伴生物,因含炭量低,通常在采煤和洗煤过程中被筛选淘汰。对煤矿来说,这是废弃物,但对当地村民来讲,里面部分含炭量高的煤矸石及夹杂其中的少量煤块,足以支撑他们在冬日里烤火取暖。

  进入11月,晋北大地夜里已至零度。往年差不多时候,就会有村民走十多分钟的山路,拉几单煤石回来。村民对矸石场并不陌生,入冬前,山头上草丛枯黄,还有村民把羊散放在上面。刘练师去捡炭,家人并不担心。

  当晚八点左右,山村灯火寥寥,刘练师仍未归家。

  妻子着了慌,哭着给弟弟周青峰打电话。周青峰读过高中,退伍后靠熟记《周易》的本事当了风水先生,姐姐的家事也常照料。

  他和刘练师的侄子进山寻找,晚十点多,接到民警通知,在矸石坡下发现刘练师尸体。周青峰称,看到尸体的时候已是深夜,当时以为姐夫是“跌死的”。

  这里三面环山,路也难走,他打算第二天找人把尸体抬出去,当时只给尸体盖上了毛毯。

  周青峰找到“敢死队”。他的风水生意,多是白事,常与“敢死队”打交道。这是附近村镇的人自发组织的一支队伍,经常帮别家抬棺材埋死人,远近闻名,被村民戏称“敢死队”。

  5日中午,队长任华强接下周青峰的这单“生意”,4个队员,每人150元。

  任华强记得,当天,他和9个队员刚忙完另一家的白事,队员们抬棺一人挣了120元,相比,周青峰的出价算高的。在场的队员里,大半要去打水井,只有任平常和韩升两人接了活。任华强随后又打电话叫上了邻村的王易和任平国,组成了4人的抬尸队。

  “周青峰在电话里说,他姐夫捡炭摔死了,让我们帮忙去抬一下。”任华强称,当时没有人知道刘练师的真正死因,所以队员去现场的时候,都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白事,没有任何防备。

  下午一点多,司机杜安去接了4名队员,按照惯例,车上还装着寿衣、盆罐等丧葬品。队员们都是熟脸,路上闲扯几句。他们还不知道,一场致命危机正与他们越靠越近。
 

致命煤矸石:捡炭丧命 人倒下比枪打的还快
 

  11月27日,致6人死亡的煤矸石倾倒场暂停使用,周边拉上了警戒线。新京报记者 李明 摄

  “倒下比枪打的还快”

  车停在矸石坡上,4人踩着松散的矸石堆下了坡。

  领头的队员扛着铁锹,他需要铲掉密集的草丛,开一条路来运尸。

  下午四点的山头灰蒙蒙一片。前一天落了小雨,当天天又阴了下来,站在坡上的杜安感觉不到风的方向。

  “敢死队下去十多分钟,边走边开路,直到刘练师尸体边上。”那是两座山坡中间的沟壑地带,只能容一人站立。杜安回忆,当时四名敢死队员列队往前挪,刘练师的大儿子跟着,周青峰站在最后。坡上,刘练师的侄子等着接尸体。

  路修通了,杜安打开手机录了段视频。画面里,灰白的矸石坡下,排在最前的老汉还在弯腰铲草,他离尸体仅有一步距离。6人着装普通,没有人佩戴口罩。

  一分钟后,意外发生了。

  杜安看到,排头的队员上前运尸体,沿着矸石坡往上拉,没动几下就突然歪倒,后面三名队员赶忙上前搀扶,随即也都倒地。一转眼,后面两人也倒地不起。

  “几秒钟的工夫,一下子全都倒了,比枪打的还快。”坡上的刘练师侄子见状,冲下坡去救人,人没拉动也倒了下去。“我估计他们是中毒气了。”曾在煤矿工作过的杜安跟着往下跑了几步,又赶忙爬回来。

  这时,倒地的人中,刘练师的大儿子和周青峰醒来,往坡上爬。

  周青峰描述,就像突然来了一股旋风,自己被拉倒在地,“昏沉了一下,我就马上往上爬。”

  他是幸运的,身上被矸石撞得青紫,瘫在坡上。“鼻腔刺痛,喘不上气。”

  杜安报了警,把周青峰送去医院。一个多小时后,任华强接到消息赶到现场。“刚到坡上就感觉要窒息了,有一氧化碳,还有很刺鼻的味道。”曾在硫磺矿上工作过的他认定,那是硫磺的味道。

  救护人员到达后,坡下几人已没有生命的气息。

  算上刘练师,这处矸石堆下两天内6人丧生。

网友评论: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分类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九龙山新闻网 版权所有

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删贴、广告联系:QQ 1378803889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