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- TAG标签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热点 > 人物 > 正文

田玉岐: 乘坐国航就是到家了

来源:网络 编辑:网络 时间:2018-12-20

微信截图_20180918172841

 

本刊赴德国特派记者 刘娜

 

位于美因河畔的法兰克福,是欧洲的金融中心,也是欧洲第三大航空枢纽。在此起飞的飞机,飞往全世界192个城市,把法兰克福和世界紧密地联系在一起。

1979年,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前身——民航北京管理局开通北京—卡拉奇—法兰克福航线。从那时起,欧洲与中国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交流互动频繁起来。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,国航机队规模逐年增加,不但实现了与欧洲一线城市的直航,还发展成中欧航线第一大航空承运人、中国唯一覆盖六大洲的航空公司。2006年12月,国航欧洲总部成立,办公地点就设在法兰克福。

这些年,“走出去”的国航人是如何一步步“啃下”海外市场的?《环球人物》记者试图从国航欧洲总部总经理田玉岐身上找寻答案。

法兰克福当地时间8月2日,《环球人物》记者刚下飞机还没来得及倒时差,就直奔目的地。因为纬度较高,这里白天很长。晚上8点半,太阳刚落山,夕阳的余辉洒满整个中央火车站。车站对面林立着众多国际知名航空公司,国航欧洲总部就是其中之一。

早过了下班的点,楼里很安静,田玉岐已经等候记者多时。“我们的办公楼在二层和三层,地方不大,但它是国航总部在欧洲的缩影。总部有的职能部门,我们这边基本上都有。”齐耳短发、藏蓝色波点长裙搭配紫红色小外套的田玉岐,干练又不失优雅。作为国航欧洲地区总部负责人,提到国航、提到欧洲总部、提到这些年的海外经历,她想说的很多。

 

 

不知道机场是干吗的

田玉岐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。1963年,她出生在北京市东城区,外公早年是开金店的,按当时的“家庭成分”属于资本家。家中姐妹6人,田玉岐排行老末。6岁时,因出身问题,她和四姐、五姐随母亲被下放到怀柔农村,一待就是10年。用田玉岐自己的话说,她是在荒山野岭中跑着长大的孩子,没有受过好的学校教育。

1979年,田玉岐回到北京读高中。在她的记忆中,父母一直忙于生计,她永远都是自己去开家长会。高考那天,父亲给她买了几个包子,嘱咐了一句“吃完就去考试吧”便出门了。因为基础太差,田玉岐没能考上大学,复读了一年也未能如愿。最终,她去了王府井百货商店站柜台。

“刚站了一周,就赶上民航系统在东城区招生。街道负责人问我愿不愿意去机场工作,我说愿意,其实那时候我压根儿不知道机场是干吗的。”因为英语单科成绩好,田玉岐被民航北京管理局技校录取,学的是旅客运输专业。

接到录取通知的那天,田玉岐的父亲高兴得哭了。因为家庭出身,她的5个姐姐都只读到初中,田玉岐是家里唯一高中毕业,并且凭自己的努力考上技校的孩子。

为了改变命运,田玉岐在技校的两年格外用功。学校每月发放16.5元的生活补贴,她把10元交给母亲补贴家用,再花5元去学英语。“每周我都会坐359路公交车,从东直门到景山后街,跟一位老先生学英语。我告诉自己,一定要好好学,不能白瞎了这5块钱。”

功夫不负苦心人。1985年,田玉岐以优异的成绩毕业,被分配到民航北京管理局国际售票处工作。

 

 

微信截图_20180918172902

 

最年轻的海外销售人员

初入国航,田玉岐跟着师父猛学业务。“那个年代,只有县团级以上干部、凭着介绍信才能乘坐飞机。我们坐在售票窗口,旅客排着队,到窗口把头伸进来,开票、交钱……”

也许是家庭的影响,也许是性格使然,田玉岐做什么都想做到最好。当时中国民航事业刚刚起步,业内流行一句话:业务做得好不好,就看你换票好不好。换票类似现在的改签,要计算航程、差价,那时全是人工操作,手续很复杂,特别考验人。在售票处,田玉岐是换票业务做得最好的,很快得到了领导和同事的认可。

1988年,民航北京管理局进行体制改革,成立了中国国际航空公司。1991年,因业务出众,田玉岐被派往国航驻法兰克福办事处,成为最年轻的海外销售人员。

“那是我第一次坐飞机,特别激动。出国人员有置装费,我给自己买了黑色呢子裙、红色毛衣,还去烫了头发……当时我压根就没考虑坐飞机应该穿得舒服点,一心想着要穿最漂亮的。我也不知道坐飞机还有时差问题,脑子一片空白就去了。”

在德国的两年,田玉岐说自己就是看大门的。“那时是卖方市场,到中国的游客很多,但飞机只有三班。每天我开了门就卖票,关了门去寄票。德语里的挂号信那个词,我这辈子也忘不了。”

挂号信寄多了,田玉岐与人交流的胆子也变大了。当年开机票的“丫头片子”一步步历练成懂营销、熟业务、擅交际的行业精英,并走向管理岗位。1993年,她出任日本地区销售经理;1998年,她回国负责港澳台地区机票销售;2005年,她成为国航第一批通过竞聘上岗的副总,主管国航全球国际航线营销。

2007年,国航加入星空联盟,田玉岐被推选为中国地区主席。除了负责国航全部国际航线的销售业务,她还负责星盟各成员国在中国的协调、联络与沟通。

“那段时间真的很锻炼人。除了自己的业务,我还要定期召集星盟成员的会议,讨论可以协作推出什么产品、有什么服务可以共享。与汉莎、UA、全日空的老总们一起工作,他们对市场的预判,对经营模式、新渠道的探索,让我学到了很多。”

 

 

“走出去”还要“走进去”

2010年,田玉岐再次踏上驻外之旅,担任国航巴黎营业部总经理。刚就任时,因为隶属天河联盟的法航独领风骚,国航的业务很难开展。怎样让大家知道国航、乘坐国航?她想了很多办法。

“客场作战,不能以自己为主,要先融入,再慢慢输出。”田玉岐说。她四处参加活动、交朋友。“开始挺不好意思的。中国人见面握手,法国人是贴面礼,如果握手就疏远了距离。我就在家里对着镜子练,见客户时试着去贴。时间长了,越来越自然。”

网友评论: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分类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九龙山新闻网 版权所有

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删贴、广告联系:QQ 1378803889

Top